照江吟

与世无争by照江吟


季吴铮缓缓睁开了沉重的双眼,习惯性的揉了揉,再迅速的关了正在滴滴作响的闹钟,闹钟声干脆的消失。

整个房间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。

季吴铮呆呆的坐在床上,低着头,微眯的双眼无神的盯着脚腕上一道明显的疤痕。这疤痕没有多长,却很深,两年的时间悄然无息的过去,依旧顽固的没有消下去。

就这样坐了几分钟,季吴铮脑子总算清醒了一点,不去看着那道疤痕,烦躁的抓了抓头发,面无表情的下床,赤脚走向洗手间。

打开水龙头,捧起一把水利落的洗了把脸,整个房间回荡着水与水相撞相融的声音。

冷静的抬起头,在哗哗的水声中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,凝视着跟了自己二十二年的脸。

有点颓废的清秀和无法掩盖的苍白。

眼神已不再温和清澈,只剩下无尽的冷静与淡漠。

季吴铮回过神来,木然的关上了正在废力流水的水龙头,用毛巾擦了把脸,没有洗漱,就转身离开洗手间,走向卧室,显然是还想再睡个回笼觉。

躺在床上,困意告诉自己快睡吧,大脑放空着,却愣是清醒的睡不着,只好躺在床上微微睁开眼愣愣的望着天花板。

哔——

手机猛地发出了收到短信的提醒·····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新人发帖QAQ